江沉晚吟

故人这个词,本身就太沉重,不用任何点缀。本来你我才是最相知,凭甚最后在角落积了灰,我最了解的成了以前的你,最陌生的倒是现在的你,至亲至疏都是你。你我之间折了旧,倒不如了一个外人。如今你洒脱不羁旁人相伴,可有午夜梦回,莲花坞里岁月悠长,那是你我死去的年少。时光荏苒,留下回忆的尸体,哪怕不再提起,哪怕渐渐模糊,可仍旧同在。

少年合该少年死,不许人间有白头。


         我替他不平,替他难过,总是咬牙切齿地细数本不应加之给他的沉重。想来,我毕竟是“年轻”的,我不服,不甘。或许他年轻时也这样吧,或许过些年月,他也就看淡了看破了,毕竟不会是固执向命运叫嚷的年岁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要过日子,就要妥协啊。没有妥协的少年死了,妥协的少年也死了。没办法啊,还能怎么办呢。

         没办法啊,还能怎么办呢。


日子过得久了仿佛什么都能看淡了。我记得奶奶那次跟我谈起她年轻时的朋友,轻描淡写地说那谁几个月前去世了,我以为不过是个普通亲戚,奶奶说那是她特别好的姐妹。我高中奶奶陪读,在那段时间里她认识了好多陪读的老太太,关系不错。后来随着学生的毕业,她们也再也没有见过面,奶奶跟其中一个留了手机号,奶奶手慢,手机号太长打不过去,只等着老姐妹给她打电话,那次她说,等哪天她也打不出电话了,我们就算断了联系了。我说,还会见面的,她说,这有什么难说的,我知道这辈子都见不着了。这种老人身上的淡然让我难过,仿佛所有的别离都只是轻轻的一声“再见”还会再见,是妥协还是无奈。年轻时总想着与这些作对,总想着阻止命运的强按头,对那些带来难过的东西歇斯底里,一切尘埃落定,也懂得了认命,不是故作洒脱,是真的洒脱了,没办法,还能怎么办呢。

仿若人间别久不成悲,那些让人伤心的事,仿佛都变淡了,也没有那么撕心裂肺了,可怎么就如影随形甩不脱了呢。“难过”和“悲伤”比起来,前者更让我眼眶发酸,细细密密的难过总是比嚎啕的悲伤更伤心。我替他不平,替他难过,总是咬牙切齿地细数本不应加之给他的沉重。想来,我毕竟是“年轻”的,我不服,不甘。或许他年轻时也这样吧,或许过些年月,他也就看淡了看破了,毕竟不会是固执向命运叫嚷的年岁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要过日子,就要妥协啊。没有妥协的少年死了,妥协的少年也死了。没办法啊,还能怎么办呢。


今天真是被wx的粉丝给惊到了,要不是她们这么做,我怕是这辈子都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这种骚操作?excuse me?假冒别人的号把别人的文写成狗话连篇的东西?我真的是铁服你这波操作。
你让人生气的目的达到了,可你想过没,你貌似得到了什么,可你什么也没得到;你貌似什么都没失去,可你失去的你自己也不清楚。以前我对wx并不是那么排斥,可是这种刷新三观的脑残操作真是让人把对他们的半点好感都败得光光的。别人为什么讨厌他们就不值一想么?大家相安无事有什么不好,非要跑到别人的圈子里撒狗疯?你跑到爱江澄的人面前说他怎样怎样,说人家萌的cp是邪教?用你装屎的脑子想想你不是贱人谁是贱人?
在网上仿佛形成了一种风气,只要为江澄说一句好话,就会有人跑过来喊“真是个毒唯”。我们的澄鹅我们不回护还指望谁回护?wxjj?还是歪屁股粉?哪次不是这群狗东西先挑事?你们不喜欢他,我们喜欢他!不回击难道还要眼看着这群狗东西作践他么!究竟谁是毒唯?觉得世界都该围着wx转并无故用下作的方法拉踩其他角色的人是谁?明摆着呢小姐妹!
我ballball你们做个人吧,安生一点不好么?你们哪来的这些精力想这些歹毒的注意?真的是忍着尽量不用太粗鄙的言语来吐槽,不想给澄鹅招黑,可是wxjj,是个人都该有个常识,谁都不是活该受气的,也没有谁活该忍受你们的上蹿下跳的。

一直在曦澄和羡澄的墙头大劈叉。或许我是个悲观的人吧,我吃羡澄是因为求而不得互相折磨后的执念成狂,吃曦澄是因为尘埃落定心如死灰后的无可奈何。老母亲心态作祟吧,魏哥是阿澄的执念,是羁绊一辈子的手足兄弟,想让他们在一起,抱在一起,并肩面对风风雨雨,实现他们年少时疏狂又郑重的誓言。盼着我们阿澄能好好的,能顺心顺意一点,不要再如此辛苦,涣涣那么温柔,余生两人携手并进,互相依偎互相取暖,阿澄也能有个依靠的人,涣涣那么好,一定会对阿澄好,我们阿澄那么优秀,也足够配得上涣涣。是HE也好BE也罢,我没法到书里去,至少让书里的阿澄有人懂,有人爱,把他放在心尖上,不会因为他的坚强独立而对他少一点呵护。生活已经好辛苦了,就让他过的舒心一点,不要再老是磕了碰了连个问一句的人都没有,天冷了总得有个贴心的人提醒他穿秋裤,涣涣也好魏哥也好,只要对他好,好好待他,就好

云梦大师兄,生日快乐


        今天听说李咏老师过世了。最近在找一篇文,可是找不到了,太太退圈了,因为七月的风波。我在想啊,一条咸鱼,在LOFTER游荡这么久了,一篇一篇的作品给了它许多许多的感动,这些,算是印在它心里,怎么也忘不了了。或许很久以后,那条咸鱼不记得太太和作品了,但当初泪盈于睫的那份心动它依旧会记得。我怕别人我说幼稚,说我对一个纸片人这么上心,不好意思在人前说爱他,只说喜欢,怕别人笑我较真,私心里,我真的很爱他,爱他的品格和皮囊,爱他能做到的我所做不到的一切。原著里和现实中他的遭遇,让我难过,或许他觉得没什么吧,但我就是难过,替他难过。在太太的同人里,我看到了圆满,看到了成全。故事并非都是美好的,但我看到的是太太对他的爱和尊重,像什么呢,就好像捧着自己最心爱的宝贝跟别人说他的好,结果那么多人却对你心头好一番嘲讽谩骂,这时,有人对你说,是的,他很好,特别好,你看,就像这样。太太走了,对过往不再提及,落在主页深处的文啊,当初的车马喧嚣渐渐沉寂,但那些评论却依旧在说着当初的故事,当初大家聚在一起又哭又笑的日子。偶尔想起,仍旧牵着心念一动,留一声叹息。太太退圈时,很不舍,很想张口,求一声,留下来吧。可是,我又凭什么能说一声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的啊,祝福,算是曾同在一个圈子最后的温柔吧。太太会有新的生活和爱好,咸鱼会有新的佳作可以看,可是,咸鱼虽然是咸鱼,仍会记得当初两条线的交点,是多么美好又温柔。圈子人来了又走,没有什么事一成不变的,肖想着一直团圆,却不得不会者定离。作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咸鱼,一点都不敢想,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个圈子,还,在么?或许在,也或者,。可是,不管过去多久,多少年月,总会记得,在某个时刻,某个日子,是真心的爱过。

可是他还是魏无羡啊,如果他真的死的干干净净,才是跟前世是两样人。他是重生,不是转世,依旧需要承担自己的责任,而不是大手一挥全部摸净。

玩儿完了被世界抛弃了,LOFTER抽什么风,特关通知栏屏蔽我了,一个信息都收不到了😨

阿澄你怎么就这么傻,说是睚眦必报,阴鸷狠厉,你所作所为可衬得上你的恶名?